文果网

晏几道:玉楼春·东风又作无情计

本站编辑
欢迎访问首娱网
 《玉楼春·东风又作无情计》出自宋词三百首,其作者为宋朝文学家晏几道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  东风又作无情计,艳粉娇红吹满地。
  碧楼帘影不遮愁,还似去年今日意。
  谁知错管春残事,到处登临曾费泪。
  此时金盏直须深,看尽落花能几醉!
  【前言】
  《玉楼春·东风又作无情计》由晏几道创作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是一首伤春惜花遗恨之作。上阕写东风无情,践踏粉红,开头二句立意新颖,用拟人手法将东风吹落百花说成是有意布设的“无情计”,巧妙地表达出对无情东风的怨恨。“帘影”本“不遮愁”,此处这么说,强调愁的无处不在;“还似去年今日”从时间着笔,两句表达春愁的深度和广度。“谁知”句让开一步,“到处”句进逼一层,明写后悔伤“春残”而“费泪”是“错管”闲事,实际强调“费泪”的无可奈何及对“春残”的无法抗拒。最后句写以借酒浇愁作解脱。
  【注释】
  艳粉娇红:指落花。
  金盏:酒杯。
  直须:即使。
  【翻译】
  东风又施行着无情的心计,娇艳的红花被它吹落了满地。青楼上珠帘透入落花残影遮不住零星愁,犹如去年今日又惹伤春意。谁知误管了暮春残红的情事,到处登山临水竟耗费我多少春泪。金杯美酒,此刻只求痛深举杯,直把落花看尽,人生在世,青春短暂,有多少欢乐,还能有几次陶醉!
  【赏析】
  这首词抒写惜花伤春的情意,文笔清劲。开头两句沉痛之至,“大声疾呼,直怨东风,东风又作无情计”,可见怨风之甚。一“又”字,与子野词“残花中酒,又是去年病”之“又”字同妙。“艳粉” 句,即东风所摧残之落花。“碧楼”两句,言隔廉见花飞零乱,景亦至佳。 “还似”与“又”字相应,引起去年今日之情景。“谁知”两句,自怨自悔, 皆因伤极而有此语。“春残”从“艳粉”来;“到处”从“去年”来。 “碧楼”二句语气转为委婉,涵义隽永,言简意繁,表现了作者年年伤春而又无处可避春愁的感情。
  “此时”两句,自作解语,言费泪无益,惟有藉酒浇愁。此与同叔之“劝君莫做独醒人,烂醉花间应有数”同意。但小晏出之以问语,更觉深婉。又后 主词云:“醉乡路稳宜频到,此外不堪行”,此处“直须”二字,最能得其 神理。

标签:

欢迎访问首娱网